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绿叶的博客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看天外云卷云舒

 
 
 

日志

 
 

【转载】【杂文】反弹琵琶说鲁迅  

2012-08-12 16:1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弹琵琶说鲁迅  - 秦弄玉 - 纶音为我从天落

                  

                                  反弹琵琶说鲁迅
  

从“五四”打倒孔家店开始,以鲁迅为旗手的现代文学不是一路向前,而是整体向左。不停向左转,向左转,转了三百六十度,回到原地,才发现偏离了文学本身的精神和方向。这并不是鲁迅和“五四”白话文学(其实明清小说、戏曲早就白话化了)的悲哀,而是中国人文启蒙后于西方的必然结果。
      
  正如许多网友在留言中提到的:由于鲁迅所处时代,他不可能潜心鸿篇巨制,更无可能进行先锋试验。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对他的战士精神崇拜的朴素“”阶级感情”,肆意解读、无限拔高他作品的精神和文学价值,使无数在校孩子和年轻数辈走入误区。
      
  鲁迅对中国语言的白话化,有其不容抹迹的历史可陈性。但鲁派子弟过份夸张了他对文学语言白话化的作用。白话小说明清基本普及,鲁迅只是将它欧化了一遍。非文学类白话化则是他和许多同辈共同努力的结果。挺鲁学究把他定义为开一代文风,这在现代中国确能成立。但在世界文学进入高度透明的现代互阅时代来说,鲁迅从文体、主题、审美价值比同辈世界大师整整落后了一个时代。
      
  鲁迅在极其有限的文字负荷中,对阿q孔乙己润土祥林嫂等等人物的雕削上,给予读者震憾的程度可谓空前绝后。但是,作为大师级作家,仅仅给受众留下震憾是远远不够的,他应该在审美天性上超出优秀类作家。(在下面有关主题的讨论中会进一步展开分析)鲁迅笔下的人物大多给人一种麻木的感觉,而缺少诸多人物性格逆向的一面。他所呈示的是人性的单向或双向维度,而非三向或多向的立体空间。给受众留下的审美价值是韩国国足的强悍型,而非罗纳尔多的柔仞性。当然,鲁迅的缺憾与他在短篇容积上的有限关系密切。这恰恰说明,现代长篇小说在成就大师之笔方面比短篇更具杀伤力。
            
  鲁迅正好处于世界文学的转型期。因为清王朝的黑暗,雪芹后的文学几乎处于窒息苟且的空白期,鲁迅等作家对那一时期的作家无从借力,于是把目光投向西方近代文学成就最高的俄罗斯,也在历史必然之中。所以他在文学上的审世目光和反人伦常序的侧重点上,落后于世界大师级作家的事实,并非他本人的悲哀,而是我们民族人文启蒙整体滞后的必然结果。鲁迅对文学总体精神的把握,实际上便是逝去的老俄罗式的把握,是前辈作家批判精神的重复。他的国民精神改造论,实际上便是以救世者的身份进行呐喊助威的孔孟积极入世的思想,是凌空于国民劣根性之上的另一块世俗逻辑之地,而非老庄出世的世俗之外的思维逻辑。当然,作为革命家的思想家,鲁迅对中国革命的独特推力作用无人替代。但是作为文学的思想家,他的积极入世的战斗姿态,妨碍了对人类整体生存境地的穷尽追问,以至他在后期不得不放弃长篇创作的努,而从事作为小号手的对革命而言更为功利的杂文投枪。失去了他文学哲智才华底气深邃的向大师迈步的圆号和声。
             
  鲁迅没有活到现在,如若在,他肯定会唾弃当今文坛的颓败和堕落,会为网络文学精英的开创勇气而呐喊。正像许多网友在本文留言提到的,鲁迅所处的社会政治剧烈变革的年代,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革命战士投笔从戎的道路,以革命家的思想冲激并在很程度上淹埋了他对文学更高更深层次的探求和实验。他的文体依然停滞在传统意义上的批判现实主义的表达框架内。他的散文和朱自清一样,依然是以花、草、雪、景“月射寒江式”的寄情寓物,他的赋比兴仍然沿用自古就被无数文人用过无数次的那种表达图式,他的小说写作套路基本上是俄罗斯式的写实笔法的复制。
            
  鲁迅,作为逝去的一代革命文学精英,终因其文学革命的滞后,给后人留下深深遗憾。文学,是潜化人类灵魂和智慧的一种活性文字表达,终无八股工匠的那种所谓标准。笔者四点理由,纯属个人阅读体验,是从四方面着眼理解鲁迅作品的一种结构归类。在笔者心灵,也许任何一位作家占据其一,即是大师之笔,并非对鲁迅的苛责和求全。
      
  鲁迅,是中国现代文学的一座丰碑,但决非文学的上上境界,他与中国古往一流文学相去甚远,与同辈世界文学大师不可比肩,我们在他的精神遗产中吸其养份,但决不能以一叶绿色挡住自家门前的天高地阔。否则,等待我们的下一个轮回,将是文学的宿命-----从阳萎再度走向阳萎。

                  /晨钟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